冒号右括弧

诶嘿嘿嘿你好哇(´・_・`)

【刀剑乱舞】《安定的礼物》(冲田组沙雕)

沙雕玩意儿来了x

十分沙雕容易引起不适,谨慎阅读



《安定的礼物》

原作:欧亨利 《麦琪的礼物》


一百八十七根,就这么些头发,其中六十根是枕头底下摸出来的脱发,一根一根在堀川国广、和泉守兼定和长曾弥虎彻头上硬薅下来的,每次都闹得脸发臊,深感这种掂斤播两的勾当实在丢人现眼。安定反复数了三次,还是一百八十七根,而第二天就是新年了。

除了扑倒在演练场中一通乱砍之外,显然别无他途。

安定这样做了,可精神上的感慨油然而生。刃生就是出阵、演练和瞎几把乱砍,尤以瞎几把乱砍占统治地位。

当这位付丧神逐渐平静下来之际,让我们看看加州清光吧。一位身着黑色长风衣的刀剑男士,容貌俊美。尽管大家都不想提起,可他头上确确实实少了一大片头发。

“最可爱的刀”这个名号是加州清光先前春风得意之际,整天挂在嘴边的,那时候他有一头引以为傲的深色秀发。现在,他的头顶在上次出阵时被敌军突袭以至于光秃了一片,脑后也不再有足够的发量扎起辫子,似乎它们正严肃地思忖着是否要向粟田口家的短刀借一顶帽子遮起来。不过,每当加州清光干完内番回来,走进他和安定的房间时,他的好伙伴,就是刚介绍给诸位的大和守安定,总是亲亲热热地叫他“清光”,而且想尽办法地偷吃掉他的仙人团子。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安定砍完之后,重新扎了扎头发,他站在窗前,痴痴地瞅着灰蒙蒙的庭院里一只小老虎和一只小老虎和一只小老虎和一只小老虎和一只小老虎正行走在五虎退的身边。明天就是新年,他只有一百八十七根头发给清光做一顶假发。他花去好几天的时间,用了最大努力一根一根地积攒下来,才得了这样一个结果。一天掉那几根头发实在攒不起来,收集的还没有掉的多,总是如此。只有一百八十七根头发给清光做假发,他的清光啊。他花费了多少时间筹划着要送他一顶可心的假发,一件精致、浓密、顺滑的假发——至少应有点儿配得上清光外表的东西才成啊。

隔壁和泉守和堀川的房间有一扇窗。一振非常瘦小而灵巧的刀,从蹲在窗前往里面看到的景象中,可能会对里面的事情得到一个大致精确的概念。安定经常来抢和泉守的东西吃,已经精通了这门子艺术。

突然,他从窗口旋风般地转过身来,站在放着自己本体的刀架前面。他两眼晶莹透亮,但二十秒之内他的面色出现了看见敌军大将首级一般的光彩。他急速地拔出刀,使之完全展露出来。

和泉守兼定有一件特别引以自豪的东西,就是他的秀发。如果数珠丸恒次也住在对面的房子里,总有一天和泉守兼定会把头发披散下来,露出窗外晾干,宣称他的头发虽然没有数珠丸长,但是比他黑。

此时此刻,正在午睡的和泉守的秀发泼撒在他的周围,微波起伏,闪耀光芒,有如那黑色的瀑布。他的美发长及脚踝,仿佛是他的一件长袍。安定踌躇了一分钟,一动不动地立在那儿,脸上露出了愧疚的微笑。

他终于找到了,那准是专为清光定制的,绝非为别人。呵,接着而至的几分钟犹如长了翅膀,愉快地飞掠而过。他用刀把和泉守兼定的长发削下来,匆匆拿回房间,只给剩下接近板寸的长度。有了这些头发,无论在任何时候,清光都可以毫无愧色地甩头了。

安定干完之后,他的狂喜有点儿变得审慎和理智了。他和乱藤四郎借了卷发棒,插上电源,着手修补因大胆所造成的破坏,这永远是件极其艰巨的任务,亲爱的朋友们——简直是件了不起的任务啊。

不出四十分钟,还在睡觉的和泉守头上布满了紧贴头皮的一绺绺小卷发,使他活像个上班之前没梳头的检非违使。安定盯着和泉守瞧,小心地、苛刻地看来看去。

“假如和泉守不把我宰掉的话,”他自言自语,“他肯定大闹着跟我把他的头发要回去。但是我能怎么办呢?——唉,只有一百八十七根头发,我能干什么呢?”

脚步声响起,清光回来了,他站在房间的门口边,纹丝不动地好像侦查到了敌军的阵型似的。他的两眼固定在和泉守头上,其神情使安定无法理解,令安定差点就笑出声了。既不是愤怒,也不是惊讶,又不是不满,更不是嫌恶,根本不是安定所预料的任何一种神情。他仅仅是面带这种神情死死地盯着安定。

安定嘿然一乐,从和泉守身边离开,向清光走过去。

“清光,”他悄悄说,“别那样盯着看。我把和泉守的头发削掉做假发了,因为不送你一顶假发,我没法好好过年。有了假发之后你就不会对着镜子唉声叹气了,是吗?快说新年快乐吧!”

“你已经把和泉守的头发剪掉了?”清光吃力地问道,似乎他绞尽脑汁也没弄明白这明摆着的事实。

“剪掉做假发了,”安定说,“不管怎么说,他真是我们的好兄弟,不是吗?没了长发,堀川会好好安慰他的,对吗?”

清光古怪地四下望望这房间。

“你说他的头发没有了吗?”他差不多像个三日月宗近一样重复地问道。

“别找啦,”安定说,“告诉你,我已经拿回我们房间了。”

清光好像从恍惚中醒来。他转过身,向安定展示了他的头顶。完美的头发,包括刘海,鬓角,发辫,样样俱全。“主人给我手入了。”清光说。

安定活像一只快乐得发疯的小博美跳了起来,叫道:“喔!喔!”

清光盘腿坐下,双手交叠在脑后,微微发笑。

“安定,”他说,“你的礼物实在太好了。现在,趁和泉守还没睡醒,我们想办法给他头发接回去吧。”

这两天摸的鱼(……)

【刀剑乱舞】《礼物》(烛台切x女婶)

-
烛婶向小短篇
反正就是俩外协在一起互相祸害的智熄狗粮
-


休战以后我们一起回现世生活。我继续去大学里上课,他待在公寓里每天变着花样给我做吃的。那天饭后我帮他把碗碟放进洗碗机,然后催他把手擦干。
“怎么八百年过去你机动还是这么慢。”我恨不得伸手去帮他把家居服外套脱了。
你敢信这家伙居然老脸一红;他说主人现在有点早,啊不过您想的话随时都可以,呃这里好像不是很帅气要不我们还是去卧室……
……呵,男刃。
“卧室个鬼?!”我尖叫起来,“麻利的把衣服换了陪劳资逛街去!”

烛台切光忠是个很带得出去的家伙,我喜欢。
他似乎一直以来都很享受别人对他英俊外表的艳羡目光,偶像包袱重得不行。现在是正常许多了,放在之前就算在床上他也能说出“主人您先别看我,让我调整一下表情”这种话来,几次三番差点被我踹下去。
当真病得不轻。你们长船家男刃都什么德行。
这会儿我看着他面上浮起一丝标志性的潇洒微笑,目不斜视地挺胸踱步的模样,就知道他又来了。哟嚯,谁怕谁呢?我偏不甘示弱,挽起他手臂将胸部贴在他胳膊上,偏过头尽可能风情万种地对他嫣然一笑,在他带着诧异看过来的视线中故意垂下眼帘,牙齿轻轻咬着下唇。
他终于败下阵来,无奈地伸手捏了捏我下巴:“您赢了,您最美。”
那当然了,我想,要不是老娘镇得住,这街上狂蜂浪蝶还不得把你给吃了。

他没有公民身份,所以也没法找工作。不过我有份大学里的体面工作可以支撑得起我们两个人不算低的开销,我也乐得赚钱养个小白脸在家。有时候我跟他开玩笑:“哎你看街上那么多地下星探,你要是当个艺人养我岂不是美滋滋?”
他就温声笑:“那我就没有时间天天给您做料理了啊。即使这样也没关系吗?”
我一想也对,转身就打开亚马逊下单了一批食材和模具,命令他做翻糖蛋糕给我吃。“减肥的事情往后顺延。”我宣布道,“这次吃完之后你一定要监督我去健身房!”

今天周末,银座人还是很多的。作为一名伪高知此时此刻不禁就开始感慨现代社会物欲横流人心冷漠,只有这身边光忠的奶子还有些许温度。我正恨不得赋诗一首聊作喟叹,他居然正人君子地把我作乱的爪子从他胸口扒下来。“主人,”他说,“注意影响,注意影响。”
你就装吧你就,我嫌弃地想。
他换了个姿势,伸长手臂把我揽在他臂弯里,好让我的头正好能靠在他肩上和他并行。我感到他搭在我身上的手习惯性地拨弄着我耳廓上的耳钉,就顺势扭过头去啄了一口他精心修剪过的指尖。可恶,这男人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熟悉的温厚古龙水气息缭绕在他袖口,我居然被此吸引不由自主地暗暗伸出舌尖点了点他腕骨,仿佛顽童偷食糖果。
这下他终于绷不住了,我感觉他搂着我的力度明显收紧了几分,压低的嗓音贴在我耳边悄悄问我:“您今天到底来逛什么,嗯?”
撩完就跑真刺激,我嘿然一乐,装作没听见他的问话拽着他就往数码产品专柜那边撒腿奔过去。光忠倒也不像别的男人一样天生就和商场犯冲,只不过太刀跑起来真是慢得不行,这几步路好像在溜一只死都跑不动的大型犬。佳能专柜的BA一脸复杂地看着喘得比我还厉害的烛台切,只好转头来问我:“您好,您要看点什么?”
我直接指指展示柜里那个C位的镜头:“帮我拿一个,全款。”
烛台切气还没顺过来,这会儿又瞪大了眼睛:“为什么……”
我伸出食指压在他嘴唇上阻止他说下去。“嘘,”我说,“问什么问,送给你了。记得多拍几张我的玉照。”
这家伙的眼神顿时柔软得简直像他的欧派一样。我一时间有点遭不住,咳了一声扭过头去:“别这么看我,我看见你这几天一直在fo摄影师账号……”
讨男人欢心怎么就能这么简单呢,几百岁的老家伙拿到数码产品依旧快乐得像块三百斤的玉钢。他郑重其事地拿起来,对准我小心翼翼地摁了一张,然后仔细地上下端详一番,仿佛满意无比。
“您真是怎么拍都好看。”他诚恳地赞赏道。
我凑过去看了一眼漆黑的显示屏,也珍而重之地拍拍他的肩膀:“不错不错,下次记得把镜头盖打开就更好了。”


fin·

后续:烛台切练了不到一年以后就开始靠拍照养家了。

最近的摸鱼。没什么完成度所以就不打tag惹……
p4是我和光忠的爱情结晶(*'ε`*)

【刀剑乱舞】《雪夜》俱利鹤(含车)


计划出了点差错,而这个失误几乎是致命的。他们在骤降的暴雪中互相搀扶着歪倒进一个避风的山洞,天很快黑了下来。这是喜马拉雅山脉,海拔大约六千五百米的干城章嘉峰主峰之下。年轻的登山者此时已经精疲力尽,方才那一片破碎的冰舌区域比预想中的更凶险,因此让他们耗费了原定计划的两倍多时间与体力。

“看来今天是到不了营地啦,伽罗坊。”鹤丸国永试图像往常一样盘腿坐下,但由于登山装备过于笨重而没能成功。大俱利伽罗收起冰爪放入背包,扫了一眼洞外的茫茫白色,没有说话。


是鹤丸国永提出要登干城章嘉峰的。当时烛台切第一反应就是阻止:“那你不如直接去爬珠峰?小伽罗你觉得呢?”

烛台切自然有他的道理,干城章嘉峰的海拔高度仅次于珠峰与乔戈里峰,而挑战后两者的人却远多于前者。毫不逊色的恶劣环境与相对较弱的后备资源让这个想法显得格外大胆,鹤丸国永却笑出了声:“哎呀,征服珠峰的不差我一个,但我可是真的想亲眼去看看‘雪中五宝’①的模样呢。”

烛台切没接话。鹤丸觉得这个惊吓很够劲,于是兴致勃勃地转向大俱利伽罗:“伽罗坊要不要一起去?”

小麦色皮肤的青年直到刚刚都还一直在埋头浏览网页,这会儿终于停下了阅读。“你真想去?”他问。

“当然咯。怎么样,被吓到了吗?”

大俱利伽罗把笔记本电脑一合,起身去冰箱拿了一瓶矿泉水。“那我也去。”他淡淡地应了一句。

烛台切没有陪同,他与太鼓钟贞宗两人负责为鹤丸与大俱利的此次登顶做物资准备。登顶所需的前期工作冗杂却缺一不可,烛台切与太鼓钟贞宗两人将分别乘坐直升机去两个不同的营地对鹤丸和大俱利进行接应。

“记住,”烛台切最后叮嘱道,“绝对不要勉强自己,有危险第一时间呼叫救援。”

“一定要安全回来啊!”太鼓钟贞宗蹦起来两手分别勾住鹤丸和大俱利的脖颈,“我和小光会等着你们一起回来华丽地大闹一场的!”


几十分钟过去,风雪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气温低达零下53摄氏度。“你没有受伤吧?”大俱利伽罗问。“怎么会?”鹤丸轻松耸肩,“一点冰崩而已,最多在外套上划两道口子。”他拉开包拿出两根冻得梆=硬的能量棒,撕开一根包装袋往大俱利嘴里一塞:“先补充点能量,我去跟光坊他们联系一下。”

大俱利伽罗艰难地将冻土般的食物在口=中化开咀嚼,一边竖起耳朵听身侧鹤丸与营地联系:“……我知道,一晚上应该没问题,但天亮以后我们需要人接应……可以,备用氧够用,也没有受伤……”

“怎么说?”待鹤丸挂掉无线电,大俱利转头问。

鹤丸接过大俱利手里没吃完的那根就啃起来:“光坊爱担心,不过我觉得问题不大。天黑之前我们已经能看到主峰顶了,今晚耽搁一下明天也能上去。”

能量棒被鹤丸的门牙三两下就咬得好像狗啃过,大俱利伽罗沉默地拆了另一根放进嘴里。鹤丸的乐观容易让他人忽视真正情况的严峻程度,但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登山者,大俱利伽罗心里清楚接下去的一夜并不如鹤丸所说的那么高枕无忧。高山上情况瞬息万变,一般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选择露宿雪山,更何况此刻只有他们两人。一旦出现危机,在目前这种暴风雪的气候下就连救援直升机也无法有效工作,而大幅搜救的动静更有引起雪崩之虞。

“伽罗坊,”鹤丸把嘴一抹,突然说,“实话,如果当年有谁告诉我,’鹤丸,以后你会和大俱利一起去爬干城章嘉峰哦!’,我一定会结结实实被吓到的吧?”

“现在说这个干什么?”大俱利很是满不在乎般别过头去。突然鹤丸自背后把大俱利结结实实一把抱住,大俱利呼吸一顿还没来得及开口,鹤丸就隔着两人未摘下的防风护目镜蹭了蹭他的脸。“有点儿冷。”鹤丸说,“还是伽罗坊房间里暖和。”

这话竟让大俱利寒风中的身体不合时宜地温热起来。他转过头,看见半眯着眼憩息的鹤丸并不像有意撩O拨的样子,只好捏了捏拳头怪自己此刻竟然还有这种念想。高山上一举一动都要消耗比在平原多上数倍的体力,任何不该有的动作都只是在为两人增加危险。大俱利叹了口气,转身把瘦了自己一圈的鹤丸揽到臂弯里,少见地柔声道:“等下了山,就暖和了。”


如果不是在山中如此命悬一线的地步,或许他们的姿势早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正经了。之前第一次也是鹤丸先主动蹭上来抱住了大俱利,瓷白的脸上带有饮酒之后的兴奋红晕。那是他们大学登山部几个主要成员毕业前一起喝酒饯别,烛台切以一年级的小贞第二天还要考试不能通宵为由坚持把太鼓钟送回学校,其它部员也陆陆续续散去,仅留鹤丸与大俱利单独待在酒瓶滚落一地的酒店房间。鹤丸显然还沉浸在方才聚会的欢欣中,语无伦次的絮絮叨叨倒是很符合他沾点酒就耍疯的习惯。大俱利伽罗也喝了不少,但他总算够清醒能把乱动的鹤丸给按住了:“看着点,别踩到瓶子。”

鹤丸居然难得安定下来,顺着大俱利的搀扶歪倒在了床上。房间里的温度本来正合人意,但酒精的作用使人浑身燥O热。大俱利伽罗几次试图将鹤丸扯起的T恤下摆整理回原样,鹤丸却一再拍开他的手又把自己光明正大地晾了出来,瘦劲白皙的腰M腹在酒店昏昏然的灯光下暧L昧无比。大俱利伽罗再一次试图上手去帮鹤丸整理仪容,没想到竟被后者一把拽住手腕扯向床T上。鹤丸的双眼少见地微微眯起,两人相似的金瞳近得仿佛睫毛都要碰在一起。

“你不是……喝醉了么?”大俱利到后来也没想通鹤丸当时怎么能有那么大气力。

“谁知道呢——这回吓到了吧?伽罗坊。”鹤丸居然笑起来,另一只手极敏捷地将对方的长I裤jie开,细长的手指一路向下掠过大俱利已经开始发烫的下shen,“怎么样?”

扭捏踌躇并不是大俱利伽罗的本性,更何况鹤丸的邀请是如此直白。两具年轻的身躯很快交G缠在了一起,带着酒K后恣肆放O纵的紧张与窃喜。大俱利伽罗毫不客气地将鹤丸的肩颈啃咬得红hen斑驳,而鹤丸显然对此感到兴奋无比,膝盖提起反复磨蹭着大俱利双tui之间。

“别这么急……国永。”大俱利伽罗显然已经忍到极限。他咬着牙尽可能耐心地在鹤丸体内kuo张,一边的润hua剂打翻了也无暇顾及。鹤丸却仿佛还不满H足般勾住大俱利的脖颈,嘴唇贴着大俱利耳根用气音轻轻唤道:“广光。”


这个时候的夜空本应该已经缀满水钻样的明星,但雪片让人无法看清洞外的天色。时间已近午夜,鹤丸和大俱利心里估算着时间却没有去按亮随身设备——低温使电子器件的耗电速度数倍于平时,而移动电源中的存储量也会随时间推移而消耗殆尽。

凌晨将是最危险的一段时间。不仅仅是因为此时处于一天中的最低温,更因为生物钟使人在这段时间最为脆弱易感,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前些年他们几人在玉珠峰时也曾遇到暴雪,等待救援的数个小时中有一名来自南欧的同行队员支撑不住心理崩溃。鹤丸一行人眼睁睁看着这个可怜人明明体力已经透支却回光返照般弹起身,竟在零下几十摄氏度的极低温中发狂般地脱去了自己的防风镜、手套甚至外套。暴露在外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冻伤变色,这名体格健壮的青年男子失声用英语号叫:“上帝啊!我感觉不到我的手了!”当然最后他们全员获救,但营地的医生透露说,那位南欧青年的手指肯定是保不住了。

鹤丸与大俱利接触登山都将有十来年,一路上见过的绝美风景令人叹为观止,但攀顶途中见过的殉难者遗体也不计其数。“不要去扶你倒下的队友”②,这是一代代先驱者反复强调并印证的血泪真理。雪峰山腰上几乎每隔一段距离就能看见一位将被风雪掩埋的不幸者,由于高山上营救成本巨大,许多牺牲者的遗体甚至无法被带回山下,最终变成这古老秘境的墓俑。然而人类追逐极限的脚步从不停歇,前仆后继寻求超越大约是这群勇者的生存价值所在。在玉珠峰时烛台切曾经问过鹤丸:“这么危险,以后你还想来吗?”


“光坊当年这话问得可真有意思。”鹤丸提了提精神,缓缓开口道,“你们大概觉得我比你们瘦一些,到了山上肯定第一个当逃兵。但是这么多年了,我们从入社新人到大学毕业再到重新聚首,一路上有同伴退出,有同伴牺牲,不还是我这个最瘦的鹤丸国永与和伽罗坊你们一同征服这么多高山嘛。”

“嗯。”大俱利伽罗简短地答应了一句,“我很佩服你,鹤丸。”

鹤丸听到这句话,好像得到了莫大的鼓励。他撑起沉重无比的眼皮,继续试图和大俱利闲扯:“被伽罗坊夸奖真是惊喜啊……好困,能看看这会儿几点了吗?离天亮还有多久?”

“别睡,鹤丸。鹤丸!”大俱利顿时警觉起来。现在是凌晨四点整。


此时鹤丸国永的身体已近极限,他短促地哼了一声,记忆开始以幻觉的形式浮现在眼前。他仿佛回到第一次那个暖黄的房间,指尖深深嵌入大俱利精D壮的后背。大俱利臂膀上的巨龙纹身因微汗而潮湿反光,长期体能训练磨就的粗砺肌肤此刻竟显得柔软光润起来。

深色带茧的手指一路深V入,试探着按了按那个令鹤丸身体蜷缩颤抖的地方。大俱利伽罗向来一意孤行,这会儿也是并不过问鹤丸的意见就开始了一味横冲直撞。鹤丸细长瘦白的脖颈后仰到绷直,恰好将脆弱的咽喉暴露在大俱利野性毕露的唇齿之间。毫不客气的抓握使鹤丸腰N侧与大O腿留下不少深浅的红色指印。“伽罗坊……啊啊,这种地方会被人看见的吧……”鹤丸伸腿顶’住大俱利试图再一次压上来的上身,而后者就着这个姿势将他一把抱起坐在自己kua间。

突然更深的ding入使鹤丸呼吸一滞,大俱利凑上去用牙轻咬着鹤丸前xiong的min感|点,灵活有力的舌;尖滑动让鹤丸即使屏住气息也无法抑制喉间低;喘。“好了,好了,伽罗坊……让我休息一会儿,等一等……”鹤丸失色叫出声来,大俱利以地壳相撞般的膂力让两人贴到最紧,冰川迸裂的巨响共鸣在他们的脑中。纪元飞逝,巨峰隆起,雪崩绽放在最纯净猛烈的阳光下,他们相拥着喘息,仿佛此刻他们正在征服天地间最险绝的山峦。


“国永,把眼睛睁开……天亮了。”

鹤丸低垂的睫毛闻言颤动起来,凛冽寒风将他从旖旎的幻梦中带回现实。雪停了,视野所及之处干城章嘉峰的山顶一如鹤丸的银色头发般眩目。远处隐约有直升机螺旋桨的掀起的声浪,手边对讲机里烛台切焦急的声音传来:“鹤丸!小俱利!我们的直升机正在赶来,请你们到山洞口醒目的地方去!重复一遍,我们的直升机……”

“得救了噢。”鹤丸耳语般轻轻说。他们连自己最终是如何被飞机接回营地都不再记得,所有关于这一夜的记忆都在这一刻凝滞。两人挤在同一张行军床上,臂弯里承载着彼此,陷入了最为香甜深沉的睡眠。



-FIN-


by 冒号  2018.8.10



———————


①雪中五宝:藏语中干城章嘉的原意。因干城章嘉峰有五座峰顶而得名。

②极端环境下第一原则是保证存活者安全。


听说lof可以加置顶了!

这里冒号!可以叫我老冒x
lof其实用得不多,主要还是在腾讯发沙雕玩意儿
有时候写点小文,有时候画点小画玩点cos,仅供娱乐

目前主圈:

★刀剑乱舞
❤婚刀光忠❤
主推角色:冲田组,鹤丸,小乌丸
乙女向all婶接受√
腐向主食cp:
all鹤-三日鹤,一期鹤(不吃鹤一期),小狐鹤,俱利鹤,烛鹤,压切鹤
新选组-清安不逆,兼堀,长蜂,兼安
粟田口-一药,骨鲶骨,乱浦,太郎x后藤,山信,双狐,其它杂食
狮子小乌
以及其它一些cp也基本都吃ouo

雷点:三日月受向,一期受向,清光受向,俱利受向,山姥切受向
基本上是宁拆不逆👌🏻修罗场大好👌🏻

☆刀音刀舞
❤hrk❤染鹤❤小越国广❤和田部❤东咪❤大介一期❤谅药❤


★es
主推ts,北斗p,红郎p
主食cp:北杏,鬼杏,凛绪,泉真,弓桃,宗影,零晃,etc.


★文野
基本淡圈
主食:老中青三代双黑-福森,太中,芥敦
all敦-芥敦,太敦,中敦
红镜,梶与
雷点:all太


★新撰组异闻录PM
♡土冲♡
总司白月光噫呜呜噫
#经常会私心把PM和刀男一起联动!



经常会产出一些沙雕脑洞,但是【没有恶意】,如有冒犯请见谅。
混熟了可以来QQ找我玩ᕕ😆ᕗ

一个女婶自设x
上传了才想起脖子上那一圈choker也是黑色的!我忘涂了!!

审神者自设v3.0

名字:真央(まお)(没错读音就是冒x)
性别:♀
年龄:大约20代前半
身高:163cm
体重:65kg
详细设定见图文
(金发是染的哦)
装备:弓箭
大概是个爱近战的弓兵???
灵力可以注入箭矢内
性格:反正就是我这样c(ˊᗜˋ*c)
婚刀是光忠(*'ε`*)
(所以服装也是黑色系的西式设定!)

嘛画得比较匆忙,不过想表达的基本都画出来了,以后有机会画我和自家刀刀的故事(*´艸`)
欢迎来交换彼此的自设我们来联动玩啊!!

【刀剑乱舞】《少年安闰土》冲田组

冲田组无差
特别沙雕,谨慎食用🌝


《少年安闰土》
讲述者:清哥儿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本丸的田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蔬菜。其间有一个几百岁的少年,项带围巾,手捏一柄钢刀,向一匹苦无用力地刺去。那苦无却将肋巴骨一扭,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
  这少年便是安闰土。我认识他时,也不过几十岁,离现在将有几百年了;那时我的前主人冲田总司还在世,身体也好,我正是一把好刀。那一年,新选组是一次大比武的值年。这比武,说是多年才能轮到一回,所以很郑重;组员们来比拼,选手很多,打起来很凶,冲田君也要很防着被人砍了。冲田君只有我一把刀,忙不过来,组长近藤先生便对他说,可以再弄把安闰土来当他的刀的。
  冲田君允许了;我也很高兴,因为我早听到安闰土这名字,而且知道他和我仿佛年纪,闰月生的,五行缺土,所以他的刀匠叫他闰土。他是能装投石兵捉高速枪的。
  我于是日日盼望新年,新年到,安闰土也就到了。好容易到了年末,有一日,堀川告诉我,安闰土来了,我便飞跑地去看。他正在厨房里,可爱的小脸,头扎一束高马尾,颈上戴一条长长的白围巾,这可见他的刀匠十分爱他,怕他冻坏,所以在神佛面前许下愿心,用围巾将他套住了。他见人很怕羞,只是不怕我,没有旁人的时候,便和我说话,于是不到半日,我们便熟识了。
  我们那时候不知道谈些什么,只记得安闰土很高兴,说是来了新选组之后,见了许多没有见过的东西。
  第二日,我便要他捕狐之助。他说:“这不能。须大雪下了才好。我们沙地上,下了雪,我扫出一块空地来,用短棒支起一个大竹匾,撒下油豆腐,看狐之助来吃时,我远远地将缚在棒上的绳子只一拉,那狐之助就罩在竹匾下了。什么都有:狐之助0001号,狐之助1089号,狐之助5334号……”
  我于是又很盼望下雪。
  安闰土又对我说:“现在太冷,你夏天到本丸这里来。我们日里到海边捡资源去,玉钢木炭都有,冷却材也有,砥石也有。晚上我和近侍马当番去,你也去。”
  “管马吗?”
  “不是。小云雀无聊了背起石切丸到处跑,我们这里是不算调皮的。要管的是苦无,中胁差,高速枪。月亮地下,你听,啦啦地响了,敌刀在侦查了。你便捏了刀,轻轻地走去……”
  我那时并不知道这所谓苦无的是怎么一件东西——现在已经知道了——只是无端地觉得状如鱼骨头架子而很凶猛。
  “它不咬人吗?”
  “有刀呢。走到了,看见苦无了,你便刺。这畜生很伶俐,倒向你奔来,反从胯下窜了。它的机动是极短一般的高……
  我素不知道天下有这许多新鲜事:海边有如许丰富的资源;马匹有这样危险的经历,我先前单知道它在马棚里哼哼罢了。
  “我们本丸里,检非违使要来的时候,就有许多狐之助只是叫,都有铜铃似的的两只眼……”
  啊!安闰土的心里有无穷无尽的希奇的事,都是我往常的朋友所不知道的。他们不知道一些事,安闰土在海边时.他们都和我一样只看见屯所里高墙上的四角的天空。
  可惜正月过去了,安闰土须回本丸去。我急得大哭,他也躲到厨房里,哭着不肯出门,但终于被他几百年后的主人带走了。他后来还托狐之助带给我一包玉钢和几颗很健康的敌刀大板牙,我也曾送他一两次东西,但直到2205年在本丸显现为止,都没有再见面。

∠( ᐛ 」∠)_拿自己做了几张表情包……